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 > 第185章 去!你!大!爷!的!

第185章 去!你!大!爷!的!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snlqw.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辛瑟瑟想要确认一下那个背影,可那人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摸了摸鼻子,觉得自己应该是眼花了。

    毕竟这里是太师府的庄子,他又忙得连夜探她闺房的时间都没有,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出现。

    辛瑟瑟心中冷哼了一声,没有意识到自己对安枫墨这段时间没来看自己的事情,产生了很大的怨气。

    “哇,这庄子好大好气派啊!”青果率先跳下马车,在车外惊呼了起来。

    “再气派难道还能比晋……比太师府气派吗?”辛瑟瑟本来是要说晋王府的,话到嘴边又缩了回去。

    怎么回事,她怎么老是想起那个臭男人?

    “那自然是比不上的,只是这庄子跟以前我们呆过的那个庄子比起来,的确是又大又气派!”

    青果一双眼睛东瞧西看,这里不是太师府,她这个样子也不会有人骂她没规矩。

    原主十岁那年,宜贵妃将感染时疫的人用过的东西赐给原主,原主因此感染了时疫,并被送到庄子隔离,原主一个不受宠的小姐去到那里,身边又没有得力的嬷嬷,自然是被刁奴处处为难,吃了很多的苦。

    也是原主当时命不该绝,那么艰苦的环境,她居然熬了过去,并等到了太师府的人来接她。

    她记不得那庄子的名字,只记得那庄子又偏又远,而且还很穷。

    辛瑟瑟回过神来,放眼观察着眼前的庄子。

    庄子的确很大,除了房屋建筑以外,还有一个十分大的毬场,这毬场不仅可以用来赛马或者进行打击毬游戏,也可以用来习武屯兵,视野很是开阔。

    “小姐,我们还是先将东西拿进来,以后大把的时间可以看。”如梦走过来,轻声道。

    由于庄子和京城相隔比较远,所以经由辛太师同意,这两个月她可以住在庄子里,有事情再回去。

    辛瑟瑟点点头,由庄子上的嬷嬷带着去住的地方。

    就如青果说的那样,这庄子虽然远离京城,但很是气派,从那一溜烟的黄梨木家具就可以看出来。

    不过再气派也是庄子,自然没法跟飞羽阁比,只是她连醉梦轩那破院子都住过,现在这样的好地方,她自然没有什么意见。

    用了午膳后,辛瑟瑟又睡了一觉,才重新起来梳妆打扮,然后去拜见教她骑马的先生。

    这位先生据说以前是个带兵打战的千户,只是在战场上伤了腿脚不能再上战场,只好教人骑射维持生活。

    辛瑟瑟来到毬场,却没有看到人,她环顾了一圈,正想回身问如梦是怎么回事,却一头撞在了一堵人墙上。

    “嘶,好痛……”她鼻梁撞上对方结实的胸肌,鼻子一痛,眼泪差点就出来了。

    她痛得咧嘴呲牙,对方却一点表示也没有,既没有问她怎么样了,也没有道歉,简直太无礼了!

    辛瑟瑟抬起头,瞪向撞她的罪魁祸首,却看到安枫墨风轻云淡地站在她面前,一双清冷的黑眸定定地看着她。

    “怎么是你?”辛瑟瑟一脸惊讶,原来刚才不是她眼花,那个背影真是这个臭男人。

    他今日穿了一袭织金花纹的箭袖骑装,越发显得他俊朗挺拔。

    安枫墨看着她,剑眉微挑:“为什么不能是本王?”

    “你来这里干什么?不要跟我说你刚好路过!”辛瑟瑟想起他那么多天都没有去看自己,觉得他就是个没有信用的人,不由冷眉相对。

    “这里是本王的庄子,本王想来就来,何须理由?”安枫墨淡淡道。

    “你的庄子?”辛瑟瑟一怔,“这个不是太师府的庄子吗?怎么成了你的?”

    “本王不知道你有什么误解,这个庄子是先帝赐给本王,一直在本王名下。”安枫墨将她的惊讶收归眼底,脸上却面不改色,仿佛什么都不知道。

    其实她会来他的庄子,都是他一手策划的,他让她周围的人不要点明这个庄子是他的,这个周围的人除了如画和如梦,还有辛太师。

    辛瑟瑟是由辛太师通知她来这个北河庄子学习骑马的,辛太师不说,她自然就以为这个庄子是属于太师府的,哪里会想到自己是被众人摆了一道。

    辛瑟瑟一听安枫墨这话,心里一转就明白过来了。

    她冷哼一声道:“既然是你的庄子,那我走就是了。”

    说完她转身就要离去,却被安枫墨给一把抓住了。

    “你干嘛?”她扭头怒视着他。

    “你不用走,如果你喜欢,这个庄子就是你的。”安枫墨漆黑的眼眸定定地看着她。

    他连封地都愿意送给她,更何况一个庄子?

    不知道是他的目光太过于火热,还是他的话太过于诱惑人,辛瑟瑟的心悸动了一下,脸微微有些发热。

    “我要你庄子干嘛?还有啊,你上次干嘛不说一声就将封地转增给我,该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

    辛瑟瑟心上激动,嘴巴却硬得狠,她用力甩开他的手,只觉被他抓过的地方一片火烫。

    安枫墨简直要被气笑了!

    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女人,他这样对她,只差将自己的心双手捧到她面前,却换来她的嗤之以鼻,而且还敢怀疑他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目的!

    安枫墨真想一把掐死她:“你以为你身上有什么值得本王费尽心思去谋取的?”

    辛瑟瑟美眸一瞪:“怎么就没有?我的人我的心,都是无价之宝!”

    辛瑟瑟厚着脸皮吹嘘自己,原以为会换来他的嘲笑,没想到却看到他不发一言,耳尖还诡异地红了。

    辛瑟瑟心中涌起一种古怪的感觉,该不会被她说中了吧?

    难道这厮真的喜欢上她了?

    可没等她确认,就听到安枫墨嘴角嘲讽一勾,嗤笑道:“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才几天不见,你这脸厚得快赶上城墙了吧?”

    混蛋,居然又拐弯抹角地骂她不要脸!

    辛瑟瑟恨不得挠他几爪子才好:“要你管!反正我要回去了,你别再拦着我!”

    安枫墨费了那么大的心思将她弄过来,怎么可能轻易让她离开?

    他再次拉住她的手腕,沉声道:“你不是要学骑马吗?本王可以教你。”

    “我不用你教!”这人嘴巴那么坏,如果让他教,肯定借着机会大大地折腾她。

    “那你现在准备走路回京城吗?”安枫墨眼眸往毬场外扫了一眼。

    此时正是午后最热的时候,阳光炙热地烘烤着大地,人在太阳底下站一会,都会一身热汗,何况是走回京城。

    再说了,从京城过来,坐马车都要两个时辰,如果走回去,估计得要一天一夜,那会累死人的!

    辛瑟瑟瞪圆眼眸:“你不要告诉我,那马车也是你的?!”

    安枫墨看她,眼底带着丝丝笑意:“没错,马车也是本王的,如果你坚决要回去,那你只能走着回去。”

    “我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辛瑟瑟看着他,气得牙痒痒的,恨不得上前咬他两口。

    安枫墨直觉不是什么好话,但还是开口问了:“什么话?”

    “去!你!大!爷!的!”辛瑟瑟咬牙切齿,抬脚就朝安枫墨的胯-下踹过去!

    安枫墨早有防范,身子往旁边一闪,另一只手顺势抓住她踢过来的脚,冷声道:“说你胖你还喘上了?这样粗鲁的动作你也敢做?”

    其实安枫墨是想说,这样危险的动作你也敢做?你难道就不怕毁了你下半身的性福吗?

    只是这种话,他哪里好意思说出口?

    辛瑟瑟冷哼一声:“我有什么不敢的?你快放开我!”

    她的手和脚都被他抓着,姿势十分奇怪,她羞愤地涨红了双颊。

    她今日穿了一身天青色的胡服,胡服窄袖收腰,越发显得她腰不盈握,双腿修长。

    她的头发学男子一样,束在头上,用一根玉簪固定着,干净又雅致,身上虽然没有其他首饰,却有股“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美感。

    安枫墨的目光下意识地扫过她修长笔直的腿,又落到她纤细的腰肢,最后落到那鼓囊囊的胸-部上,“轰”的一声,好像有人在他身上点燃了一把火,他手下意识一松——

    “啊!”辛瑟瑟没料到他会突然放手,整个人重心不稳往后倒去。

    安枫墨眼眸一凝,身子移动,伸手将她一捞,搂住她的腰,将她往自己身子拉过来。

    这么一拉,辛瑟瑟虽然免去了屁股开花的悲催,鼻子却再次遭殃了。

    “你……你绝对是故意的!”辛瑟瑟鼻子再次撞上他结实的胸膛,痛得她眼泪哗啦啦地流下来。

    安枫墨脸微微有些红了:“本王不是有心的,你很疼吗?”

    “你说呢?”辛瑟瑟泪眼花花地瞪他。

    疼死她了!

    她的鼻梁本来就不高,连着这么撞了两次,不会撞塌了吧?

    她鼻子被撞红了,哭得梨花带雨的,安枫墨感觉心好像被人狠狠掐了一下,好些发疼。

    “好了,别哭了。”他不擅长哄人,来来回回只会说这么一句干巴巴的话。

    “你说不哭就不哭啊,疼的又不是你!”辛瑟瑟看他一副理亏的模样,机会难得,她赶紧捉紧机会可劲地作。

    手机用户请浏览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snlqw.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