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 > 第322章 后遗症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snlqw.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安枫墨抬起身子,黑眸定定看着她:“你真的不会离开本王?”

    在这一刻,辛瑟瑟莫名有些心疼他,她重重地点头:“是,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

    前提是他不能做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情,若是踩到她的底线,那这个承诺就不算数了,只是这些话她在心里说,并没有说出来,以免再次刺激他。

    安枫墨薄唇微勾,露出一个风华潋滟的笑容:“好,本王答应你。”

    辛瑟瑟一下子有些跟不上:“好什么?”

    安枫墨伸手,在她的额头上弹了一下,道:“怎么一下子就忘记了?你这小脑袋到底在想什么?你刚才不是要本王不去争那个位置吗?本王现在答应你了。”

    辛瑟瑟怔,这么容易就被说服了?

    她还以为要费好多口舌,举例辩证,再加上撒娇才能说服他,没想到他这么容易就被说服了,让她怔愣之时,同时觉得很没有成就感。

    她的皮肤实在是太嫩了,他不过是轻轻弹了一下,额头就红了一小块,他看着有些自责,轻轻摸了摸那块红红的皮肤,笑她道:“怎么一副这样的表情?难道这不是你想要的答案吗?”

    辛瑟瑟回过神来,盯着他道:“你真的不想坐那个位置?那你刚才怎么又问我那样的问题?”

    辛瑟瑟是有些想不透,毕竟如果他一直是想要争那个位置的话,那之前肯定做了很多的筹备,也投入了很多的人力和钱力,那么多的沉没资本,他怎么可能因她一句话就放弃呢?

    可如果他不想争那个位置,刚才又为何问她那样的问题?

    安枫墨道:“本王看你不喜欢向人下跪,又因皇上而受气,本王想若是本王坐上那个位置,那你便是皇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给你脸色看。”

    辛瑟瑟看着她,好久才沙哑着声音道:“所以你根本没想过要争那个位置,你刚才之所以那么问,是为了我?”

    安枫墨点点头,用手亲昵地刮了刮她的鼻子道:“看你这样子,跟个红眼睛兔子似的,难道是被本王感动了?”

    辛瑟瑟一把拥住他,紧紧搂着他的脖子没说话。

    她是感动了,她活了两辈子,从来没有一个人像他那样对她好!

    她这么猛地撞上来,刚好撞到了他胸前的伤口,安枫墨倒吸一口凉气,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却因怕她担心,紧紧咬着嘴唇一声不吭。

    他伸手搂住她,心里好像被什么塞得满满的,之前他们虽然有过亲吻等亲密动作,可是她从来没有主动拥抱过他,他到今天才知道,原来两情相悦会是如此的甜蜜。

    安枫墨嘴角慢慢勾起来,柔和了他冷漠的面部线条。

    从安枫墨的营帐出来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辛瑟瑟手里提着食盒,低垂着头,怕被人看到她红肿的唇瓣。

    给如梦的汤有些凉了,辛瑟瑟提回去,让青果重新热好后,再给如梦送过去。

    ……

    长鸿达是在第二天中午赶到猎场的。

    长鸿达身上也有不少,不过都是皮外伤,并不致命,反而是他那双又黑又紫,肿得像熊猫眼的双眼比较引人注目。

    辛瑟瑟看到他这个样子,有些不厚道地笑喷了:“长大夫什么时候也学女子画眼妆了?”

    长鸿达闻言,顿时火冒三丈道:“别提这事了,提起来我就生气!”

    那该死的叛徒,他全身那么多地方,偏偏揍他的眼睛,害他变成这个样子!

    他一路过来,都不知道接受了多少嘲笑的眼神,想想就生气!

    辛瑟瑟憋着笑道:“那就不提了,你赶紧进去给夜七治疗吧!”

    长鸿达虽然生气,可理智还在线,让裴五提着药箱就跟他进了营帐。

    长鸿达进去了整整三个时辰,直到日落,天色暗下来,他才披着一脸疲惫从营帐里走出来。

    一看到长鸿达出来,辛瑟瑟搓着被冻得冰冷的手指,走上前去道:“长大夫,夜七他怎么样了?体内的毒素有办法清除吗?”

    看到辛瑟瑟,长鸿达眼底闪过一抹惊讶,他没想到她一直在外面等待:“毒素清除了,最迟明天中午他就能够醒过来。”

    辛瑟瑟盯着长鸿达的脸,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妙:“长大夫,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有什么后遗症?”

    长鸿达蹙着眉头,幽幽叹了一口气,点头道:“如果早一天治疗,我有把握医好他,可现在……太迟了,我要去先见王爷一趟。”

    辛瑟瑟心里沉甸甸的:“那你去吧,我让人给你们准备晚膳。”

    等辛瑟瑟来到安枫墨的营帐,长鸿达和裴五已经离开,安枫墨坐在床上,眉头紧紧蹙成一个川字。

    看到她进来,安枫墨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淡淡道:“你来了。”

    辛瑟瑟“嗯”了一声,将食盒放在桌子上,走到床边坐下,抓着他的手道:“补汤刚刚做好,我趁热给你送过来。”

    她刚从外面进来,身上带着寒气,双手也被冻得冰凉凉的,安枫墨反手握住她的手,将她的双手包裹在自己的掌心里,给她取暖。

    辛瑟瑟心里暖暖的,抬手轻轻抚摸着他的眉心,将皱起来的纹路抚平:“长大夫怎么说的?情况很糟糕吗?”。

    安枫墨蹙着眉,沉默了好一会,才“嗯”了一声:“鸿达说毒素深入血液,以后每隔一段时间便要清除一次毒素。”

    辛瑟瑟闻言,眉头也跟着蹙了起来。

    这样一来,便意味着毒素并没有完全被清除,如果毒素一直留在体内,肯定会对身体的器官造成一定的损坏。

    “王爷,这样是不是会影响夜七的寿命?”

    安枫墨点点头,表情有些沉重:“是的,不过长鸿达说了,只要好好用药材养着,他还是能够寿终正寝的。”

    “既然这样,那王爷为何还皱着眉头?”辛瑟瑟不解道。

    安枫墨看了她一眼道:“因为毒素深入血液,夜七以后都不能有孩子。”

    辛瑟瑟怔了好久,叹气道:“没想到如此严重,不知道夜七醒过来后,能不能够接受这个事情?”

    “红绡很喜欢孩子,以前每次遇到小孩子,她总是看得移不开眼睛,如今夜七不仅失去了一只手,以后还不能有孩子,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接受?”

    虽然安枫墨一直跟她说,红绡是带着目的接近夜七的,可到目前为止,红绡并没有做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情,所以她还是希望她能够过上幸福的生活。

    至于夜七,她心里更多的是愧疚,她不希望他因为这件事而痛苦,更不希望因为这事,他跟红绡最终无法走到一起。

    安枫墨黑眸沉沉地看着她,一直没有说话。

    辛瑟瑟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轻轻推了他一下道:“怎么这么看着我?难道我脸上有东西吗?”

    安枫墨抓住她的手,用力握着,声音低沉道:“红绡喜欢孩子,那你呢?你喜欢吗?”

    辛瑟瑟以为他要跟自己商量以后生孩子的事情,脸微微有些发热:“现在说这些是不是有些太早了?我们还没有成亲呢!”

    “你喜欢孩子的是不是?”安枫墨手突然用力,辛瑟瑟痛得叫了一声。

    “你干嘛?好痛!”辛瑟瑟将手从他手里抽出来,埋怨地白了他一眼。

    安枫墨看着留有她余温的手,手慢慢捏紧:“如果,假设本王也……”

    “假设你什么?”辛瑟瑟看他突然停在半路,不由开口问道。

    安枫墨眼眸一闪,摇了摇头道:“没有什么,本王有些饿了,你把汤端过来吧。”

    辛瑟瑟看了他一眼,觉得他这个样子有些奇怪,他做事素来干净利落,很少出现这种欲言又止的情况。

    不过她不喜欢逼迫别人,既然他不想说,那肯定有他的理由,所以辛瑟瑟将心里的好奇压下去,转身去拿汤。

    安枫墨看着她的背影,目光一片阴沉,晦暗难辨。

    他体内的毒素更深更多,这么多年了,早就深入血液和骨髓,他没有问过长鸿达他能不能有孩子这事。

    以前没问,是觉得没有必要,因为他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成亲,现在没有问,是不敢,他怕听到的答案让他承受不了。

    不过不用问,他心里也有答案。

    想到这,安枫墨的手紧紧握成拳,手背青筋根根露出来。

    等辛瑟瑟转过身来,他已经完全恢复了平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

    伺候安枫墨用完晚膳后,辛瑟瑟直接去了如梦的营帐。

    “小姐,夜七怎么样?他醒了吗?”看到辛瑟瑟,如梦身子从靠枕坐起来,紧张地看着她。

    “长大夫说他最迟明天中午就能醒过来。”辛瑟瑟将汤盅从食盒里拿出来,亲手给她递过去。

    如梦赶紧双手接住:“每次都劳烦小姐,奴婢真心惶恐!”

    “都说不用客气了,反正我每天都要给王爷做补汤,多做一份,也是顺手的事情。”不过明天开始,她就要多准备一份了。

    “小姐,夜七体内的毒素呢?完全清除了吗?”如梦没有立即喝补汤,她的心还是在夜七身上。

    手机用户请浏览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snlqw.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