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 >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 正文 第383章 故意刁难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 正文 第383章 故意刁难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snlqw.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安枫墨闻言,眉头微不可闻一蹙:“老王妃可有说为什么想见本王?”

    今日的安枫墨穿了一袭月白色的锦袍,头发用玉冠束着,显得他面如冠玉,风姿卓越,只稍一眼,就能让人脸红心跳。

    桑柔偷偷抬眸看王爷一眼,然后脸就红了:“老王妃没说……不过表小姐也在海棠居。”

    其实这后面这一句,她是不应该说的,他们做下人的,最忌讳多嘴多舌,若是让老王妃知道她多嘴了这么一句,说不定还不知道要怎么骂她呢!

    只是当时她想着八王爷那如玉般的俊容,脑子一热,话就出口了,此时也有些后悔。

    听到赵灵儿也在海棠居,安枫墨的眉头蹙得更紧了一分:“你先回去禀报,说本王换个衣服就过去。”

    “是,奴婢这就去跟老王妃说。”

    桑柔垂眸应道,眼角看到八王爷飘然而去的衣摆从她身旁掠过,只觉一股属于男人的味道临风吹来,桑柔心一凛,感觉身子都要酥了。

    回到听风阁,安枫墨叫来了梅影,问她道:“最近老王妃和表小姐可有什么动作?”

    梅影摇摇头,淡声道:“没有,老王妃和表小姐最近都在筹备婚礼的事情,其他时候,表小姐都呆在思墨轩,很少出来。”

    梅影口中的婚礼,当然不是指安枫墨和辛瑟瑟两人的婚礼,而是赵灵儿嫁给安枫墨做侧妃的婚礼。

    安枫墨嘴角冷然一勾,露出一个嘲讽的笑意,摆摆手道:“本王知道了,你下去吧,继续留意她们两人,一有什么动静,随时跟本王报备!”

    梅影恭敬点头:“奴婢知道。”

    说完,梅影没有做任何留恋,或者依依不舍之态,转身就干净利落地走了出去。

    安枫墨坐在太师椅上,嘴角还是挂着那抹嘲讽的弧度,眼底满是不屑,他虽然没拒绝这桩赐婚,可是这婚礼,谁也没有办法逼他参加!

    安枫墨换了一身黑色锦袍,便朝老王妃的海棠居去了。

    来到海棠居,果然看到赵灵儿站在老王妃身旁,正在服侍老王妃吃燕窝。

    安枫墨走进去,拱手行礼道:“儿臣见过母妃,不知母妃叫儿臣过来,所谓何事?”

    老王妃每次听到他那句“所谓何事”就来气,她是他的母妃,难道没有事情,就不能叫他过来吗?

    当真是个不孝子,别人的儿子每天晨昏定省,可他呢,十天半个月都见不到人,要见他一面,还要让人去听风阁外面守株待兔!

    在他眼里,可有将她这个母妃放在眼里?想到这,老王妃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赵灵儿一看老王妃的脸色,便知道她又要发脾气,连忙开口道:“姨母,表哥难得来一趟,不如让表哥坐下来说话吧?”

    被赵灵儿这么一打岔,老王妃想起接下来要跟安枫墨商量的事情,此时不好撕破脸皮,于是便将怒气压下去,僵硬点了点头道:“坐吧。”

    “谢母妃。”安枫墨也没有客气推辞,走到老王妃左下首的太师椅坐下,由头到尾,都不曾看赵灵儿一眼。

    赵灵儿原以为她为他说话,不奢望他会感激自己,但怎么样,他都应该看自己一眼,可是他却绝心到这种地步,连一个目光都不愿意给她!

    赵灵儿感觉心被人捏住一般,一阵阵地发疼。

    老王妃原本还想拿乔,故意冷着安枫墨,想让他来问自己,可没想到安枫墨却比她还沉得住气,在太师椅坐下后,两只眼睛盯着地板,一句话也不说。

    老王妃又气得不行,索性沉着一张脸也不说话。

    可这么沉默下去也不行,赵灵儿再次站出来调和气氛:“听说前一阵表哥在猎场受了伤,不知现在伤口可好了?”

    出手不打笑脸人,虽然安枫墨不喜欢赵灵儿这个人,可这时候也不好充耳不闻,他抬眸面无表情看了她一眼,冷冷道:“有心,已经好了。”

    赵灵儿扬起一个甜美的笑容:“如此我便安心了,当初一听到表哥出事,姨母担心得不得了,夜夜不能寐,引得咳嗽的老毛病又犯了,如今还吃着药膳呢。”

    安枫墨看了赵灵儿一眼,眼底闪过一抹嘲讽,嘴巴却道:“让母妃担心,是儿臣的不对!”

    赵灵儿看明白他眼底的嘲讽,抓着托盘的手猝然一紧,差点将瓷碗给打翻了。

    赵灵儿说这些话,显然是给自己找台阶,老王妃心里也知道僵持下去没有用,因此便顺着她的话道:“不仅我,你表妹灵儿也是十分担心你,吃不好睡不好,整个人都瘦了一圈,灵儿一片真心对你,成亲后,你可要好好对她,知道了吗?”

    安枫墨眼底的嘲讽更浓了:“母妃说了这么久,还没有说找儿臣过来的原因,儿臣还要为皇上办事情,不能一直呆在这里。”

    赵灵儿原以为老王妃都问到了他面前,他就是不喜,也定要回答,没想到他直接将问题给绕过去了!

    赵灵儿眉心一蹙,抓着托盘的手因为太用力,青筋都暴露出来。

    老王妃见状,心里也是十分恼火:“是啊,如今你比皇上还要日理万机,忙得连见我这个母妃的时间都没有!”

    安枫墨不置可否,没有为自己辩解,也没有反唇相讥,只是沉默着。

    老王妃看他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心里更加来气,正要发脾气,手就被赵灵儿给抓住了。

    “姨母,皇上是信任表哥、肯定表哥的才能,才会将事情交给表哥去办,也是皇上对我们晋王府,更是对姨母的看重!”

    不得不承认,赵灵儿这话说得十分漂亮!

    首先,她夸奖肯定了安枫墨的能力,又奉承了老王妃,最后提到晋王府时,她还加了“我们”两个字,把自己算成了晋王府的一份子。

    安枫墨闻言,脸上始终挂着那副冷漠的神情,浑身散发着勿要靠近的信息。

    赵灵儿看他没接自己的话,心里不知道第几次叹息了一声。

    老王妃知道赵灵儿是不想自己跟安枫墨吵起来,影响到接下来的谈话,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再次将怒气压下,开口道:“今天让你过来,是想跟你说说你跟灵儿两人婚礼的事情。”

    安枫墨依然没有开口,仿佛老王妃说的事情跟他无关!

    老王妃刚压下去的怒火又蹭蹭蹭地往上冒泡:“我将你跟灵儿两人的婚期定定在了十一月,再往后便是年关,没有什么好日子,虽然这点时间,要筹备一场婚宴是有些仓促,但以晋王府的能力,也不是什么难事!”

    安枫墨嘴角的冷意更浓了,他跟辛瑟瑟的婚期是在十月,而她却将赵灵儿的婚期定在十一月,两者之间只相差了一个月,若是说她不是故意的,三岁小儿都不相信!

    就是一般的人家,娶妻之后,都会隔个一年半载才来商量纳妾的事情,这是对新妇的一种尊重,在皇家里也是这样,一般娶了正妃后,会至少隔上半年,才会迎娶侧妃进门。

    可老王妃却将赵灵儿这个侧妃的婚期定在一个月后,摆明着就是想给辛瑟瑟难堪!

    安枫墨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脸色十分难看。

    赵灵儿紧紧盯着他看,生怕他会拒绝,或者说出一些让她难堪又难过的话来,可让她意外的是,安枫墨却没有拒绝!

    “儿臣知道了,若是母妃没有其他事情,儿臣这就告退!”安枫墨说着站起来,脸上又恢复到了之前面无表情的样子。

    听到他这么说,老王妃显然也是十分惊讶,怔了好一会才点头道:“倒是没有其他,只是灵儿是我唯一的外甥女,你到时候可千万不能做出让她伤心的事情,知道了吗?”

    “儿臣听明白母妃的话了,儿臣告退!”说完,安枫墨拱拱手就要转身离去。

    听明白,不代表答应,更不代表愿意!

    看到安枫墨再次将问题直接绕过去,不愿意做出一个承诺,赵灵儿的心犹如被架在火上烤一般。

    “慢着!”老王妃突然开口叫住要离去的安枫墨。

    安枫墨眼底闪过一抹不耐烦,转身拱手道:“母妃还有什么吩咐?”

    老王妃朝脸色苍白的赵灵儿看去:“你之前不是说给你表哥绣了一个荷包吗?为了这荷包,你苦练了三个月的双面绣,手指头都被针头扎了不知道多少孔,如今还藏着掖着干嘛,还不赶紧拿给你表哥?”

    赵灵儿也是个能人,前一刻还脸色苍白,下一刻听到老王妃额的话,脸上立即飞起两朵红云。

    她将托盘放在一旁,从袖袋里拿出一个墨绿色的荷包,盈盈弱弱走到安枫墨面前,娇羞道:“表哥,这是灵儿帮你绣的荷包,功夫一般,还望表哥不要嫌弃!”

    赵灵儿这话完全是自谦,她从小苦练刺绣,一手刺绣功夫,简直比绣庄的绣娘还要了得。

    而且这双面绣岂是三个月能学会的?赵灵儿早就学会,不过为了做出一个让安枫墨刮目相看的荷包,所以才请来了一个会双面绣的绣娘,在她的指点下,绣了三个月,才绣出这么一个让自己满意的作品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snlqw.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