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 >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 正文 第412章 安枫墨的反击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 正文 第412章 安枫墨的反击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snlqw.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辛瑟瑟美眸瞪圆,怒视着他道:“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耻,我都说不送了,你还来强的,敢情你真当自己是强盗啊?”

    凤西凉伸手掐住她的下颌,凑近她,声音低沉道:“假若本殿真是强盗的话,本殿一定不顾一切将你抢走!”

    他的脸越凑越近,在她面前慢慢变大,眼看着就要碰上她的嘴唇,辛瑟瑟这下才有些慌张了:“别,凤西凉,你别这样做,不要让我恨你……”

    凤西凉在唇瓣碰上她之前停滞了下来,声音带着一丝莫名的寂寥道:“你可真会打击人!”

    说着,他伸出拇指,在她柔软的唇瓣上轻轻滑过,随即站直身子,转身飘然离去。

    就这么走了?

    辛瑟瑟有那么一霎的怔愣,不过很快她就回过神来,朝着那背影喊道:“喂,你把袜子还给我啊!”

    泪目,她容易吗?虽然袜子是比较简单的针线活,可她也绣了好几天啊!

    “喂,你个混蛋,你别走啊,回来将我身上的穴道解开啊!”

    凤西凉有些忧伤的声音在风中传来:“半个时辰后你的丫鬟会醒过来,她会帮你解开穴道的!”

    可恶!

    这家伙肯定是因为被她拒绝了,所以才用这种招数来报复她!

    想到要这么一动不动僵坐一个小时,辛瑟瑟心里就有种想将他狂揍一顿的冲动!

    等半个时辰后,如画和如梦两人苍白着脸,一脸紧张兮兮冲进来时,辛瑟瑟的双腿已经麻痛得她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如梦解开她身上的穴道,然后“砰”的一声跪下去道:“奴婢该死,奴婢没能护住小姐!”

    如画也跟着跪下了下去:“请小姐责罚!”

    辛瑟瑟将僵硬的双腿释放出来,摇摇头道:“你们俩都起来吧,今晚的事情不能怪你们,对方既然是有备而来的,自然早就将这院子里的一切事物、包括人都摸清楚了!”

    如梦和如画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没有起来。

    辛瑟瑟轻轻按摩着僵硬的双腿,挑眉道:“怎么?连我的话都不听了?还是要我亲自扶你们起来?”

    “奴婢不敢!”如梦和如画两人异口同声道。

    辛瑟瑟道:“既然不敢,那就起来吧。虽然今晚的事情我不追究,可这也说明了院子的防护有很大的漏洞,你们两个接下来要好好想一想,如何改进这个问题。”

    “是,奴婢遵命!”

    至此,如梦和如画两人这才站起来。

    如梦抬眸打量着她,一脸欲言又止:“小姐,那四皇子没有对你怎么样吧?”

    辛瑟瑟抬眸看了她一眼,耸肩道:“我整个人坐在这里,你觉得我有被怎么样吗?”

    如梦看她神情自然,不像受委屈的样子,心里松了一口气:“小姐没事就好,否则奴婢真不知要如何向王爷交代!”

    听到安枫墨的名字,辛瑟瑟眼眸闪了一下,抬眸看着如梦道:“王爷之前说今天要回京,可到现在都没有看到人过来,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

    如梦怔了一下,眉头微蹙道:“这个奴婢也不知道,要不奴婢现在过晋王府走一趟?”

    辛瑟瑟盯着如梦,却没能从她的表情中看出任何异样:“不用了,现在太晚了,你明天再过去吧,王爷或许是有事情耽搁了。”

    她原本是想问如梦,安枫墨是否真的不在京城,可转念一想,她若是因为凤西凉的一句话就怀疑安枫墨,到时候让安枫墨知道了,他肯定又要吃醋和生气,于是又将话给吞了回去。

    如梦恭敬点头:“是,奴婢遵命,天色不早了,小姐还是早点休息吧。”

    辛瑟瑟朝外面看了一眼,料想着安枫墨应该不会过来,心里头涌起一抹失落道:“嗯,我很快就洗漱休息了,今晚就让如画值夜,你先回去吧。”

    如梦担忧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叮嘱如画要今晚要警醒一点才退下去。

    辛瑟瑟以为经过今晚这么一出,她肯定会失眠,谁料不知道是她的心太大,还是作息习惯的作用太大,她的头一沾到枕头就睡着了。

    ……

    安枫墨收到凤西凉夜闯飞羽阁的消息时,已经是一个时辰后。

    此时,两个影卫正跪在他面前,一脸颤颤兢兢:“属下该死,没能拦住四皇子,请王爷降罪!”

    安枫墨脸上一片寒霜,声音冷如冰道:“你们的确该死,自己下去领罚吧!”

    “属下遵命!”两个影卫闻言,皆是松了一口气,虽然影卫的惩罚不轻,但总算没有要他们的命!

    两个影卫下去后,屋里再次安静了下来,周围的空气仿佛凝固住一般。

    安枫墨躺在床上,眼底闪着让人心惊胆颤的寒芒。

    早在猎场知道他和辛瑟瑟的关系时,他就很想灭掉那个男人,只是当时他身体正受伤,而且凤西凉作为使团的皇子,他若是在天冥国出事,到时候极有可能会导致两国大战,所以他才至今都没有对他下手。

    可那男人实在是该死,在猎场时,一双眼睛就跟狗皮膏药一样黏在辛瑟瑟身上,如今要走人了,还贼心不死地跑去找她,他若是不做点什么,那他就不叫安枫墨!

    “来人!”安枫墨冰冷的声音划破屋里的宁静。

    夜七的身影如一道闪电般闪进来,垂首道:“王爷有何吩咐?”

    安枫墨眼底寒芒闪闪:“本王有些事情要你去办……”

    两日之后,傲宇国使团准备回国,在他们一行人刚走出城门时,却看到了城门外整齐排列着一行尸体。

    这些尸体一看就是暗卫,只见他们身穿统一的黑色夜行衣,面巾蒙面,不过这些都不奇怪,奇怪的是,在他们的前面,书写着一行血字:四皇子,你们的暗卫实在不听话,在下只好给他们一点教训!

    据说当时整个傲宇国的使团都震惊了,用见鬼的目光看着他们的四皇子!

    要知道受宠是一回事,私养暗卫又是另外一回事,没有任何一个在位的君王愿意看到自己的儿子手中蓄养了这么一批武力,这会让他们屁股跟着火一般,寝食难安。

    据说当时四皇子整张脸都黑了,黑得比墨水还要黑,臭得比下水沟还要臭!

    据说回到傲宇国之后,四皇子为了让他父皇相信自己是无辜、是被陷害的,颇费了好大的功夫,只是傲宇国的皇帝虽然表面上放过了这事,实际却对四皇子生了忌惮,因此前段时间一直被打压的大皇子,借机死灰复燃,再次成为跟四皇子旗鼓相当的强力对手,四皇子的脸整整黑了大半年。

    当然,此是后话了。

    此时,安枫墨吩咐完夜七后,便让所有人都退下去,整个房间安静得诡异,落针可闻。

    被赶出来的裴五和长鸿达两人也不敢走远,就在院子里呆着,时不时朝屋里看一眼。

    “啪”的一声,裴五一掌将脸上的蚊子拍成肉饼,恶狠狠道:“敢吸小爷的血,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长鸿达对他这个蠢样表示没眼看,他朝屋里看了一眼道:“屋里安静得有些诡异。”

    裴五抬头看他:“你的意思是,王爷被气晕了?”

    “啪”的一声,长鸿达赏了他一记爆栗,鄙视道:“你以为王爷是你啊?为了这点事情就会被气晕?”

    裴五疼得咧嘴呲牙:“你个老家伙,再敢动手动脚,信不信我跟你拼命?”

    “得了吧,你那点三脚猫功夫,别拿出来丢人了!”说完,长鸿达不顾裴五要跟他拼命的架势站起来,“不对劲,很不对劲,我要进去看看!”

    裴五扑过去扑了空,回身看到长鸿达朝屋里大步走过去,不由喊道:“王爷说了,让我们不要打扰他,你这样贸贸然进去,你不要命了?”

    长鸿达仿佛没有听到裴五的话,走到门口敲门道:“王爷,属下想进来给你把个脉,你睡了吗?”

    屋里没有回答。

    长鸿达眉头蹙了起来,接着又道:“王爷,你在里面吗?”

    屋里还是没有任何回答。

    这时候裴五也窜窜跳跳跑了过来,看长鸿达一副很严肃的样子,终于也意识到不对劲:“怎么?王爷没有出声吗?该不会真的晕过去了?”

    长鸿达推开像苍蝇一样嗡嗡叫的裴五,伸手推门走进去,目光朝内室的床上看过去,那床上空空如也,哪里还有人?

    裴五跟着跑了进来,见状失声叫道:“王爷呢?王爷怎么不见了?我们一直守在院子外面,没看到王爷出来过啊?王爷不见了,我们要不要赶紧通知梅影和夜七?”

    长鸿达目光朝房间四周扫了一眼,摇头道:“不用了,王爷他是自己走的。”

    ……

    太师府,飞羽阁。

    一个挺拔的身影披着一身寒气从夜色走来,在正中间的房门面前停了下来。

    当那脚步声走到房门前时,如画就已经警觉地苏醒了,当房门轻轻“吱呀”一声被推开时,她身影如离弦的箭,朝门口那人徒手劈过去——

    那身影轻轻往右边一闪,躲过了她的袭击,并在她第二招袭击攻击上来之前开口了:“是本王。”

    如画急生生收住的脚,惊声道:“王爷,你怎么来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snlqw.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