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 >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 正文 第440章 睡觉吧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 正文 第440章 睡觉吧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snlqw.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鸳鸯浴不是不可以,但绝对不能在今天。

    她不是保守的古人,她可以接受夫妻之间亲密的行为,只是今天不行,如果他们才刚成为夫妻就一起沐浴的话,一旦传出去,她将成为千夫所指的“荡||妇”。

    这世间对女人从来都是苛刻的,所以为了她的名誉,也为了不给老王妃增加攻击她的把柄,她肯定不会顺着安枫墨的意。

    安枫墨其实也不过说说而已,他抬起头来,在她光滑的下巴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就迈着步子往内室去。

    “宝,将本王柜子里的那套白色中衣拿过来。”

    过来一会,安枫墨低沉的声音从内室里传出来。

    辛瑟瑟心猛烈跳动了一下,这家伙该不会是故意忘记拿中衣的吧?

    她深呼吸一口气,试探道:“要不我让丫鬟送进去给你?”

    安枫墨戏谑的声音传出来,带着浓郁的笑意:“本王沐浴从来不用丫鬟伺候,再说了,你真舍得本王的身子被其他女人看到?”

    听到他没让丫鬟伺候,辛瑟瑟心里比吃了蜜还甜!

    她嘟着嘴道:“什么舍得不舍得,说得我好像醋坛子一般,其实我很大方的好吗?”

    安枫墨笑道:“既然王妃这么大方,那就让丫鬟送进来吧。”

    做梦!

    辛瑟瑟在心里冷哼一声,然后找到那套中衣朝内室走去。

    绕过屏风,她一眼就看到坐在浴桶中的安枫墨,结实的肩膀果露在外面,看上去好像比往日单薄了一点。

    “怎么一直站在那里不进来,是害羞了,还是想趁机偷窥本王?”安枫墨扭过头来,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其实他一早就听到她的脚步声,只是绕过屏风后,她的脚步声就停了下来,他等了一会儿都没见她过来,也不出声,他这才不得不主动出击。

    辛瑟瑟白了他一眼,将中衣放在一旁的凳子上,切了一声道:“我辛瑟瑟从来不做这种偷偷摸摸的猥琐事情,我若是要看,肯定是光明正大地看,更何况……”更何况她早就看过了。

    辛瑟瑟突然来了个急刹车,将后面的话吞了回去。

    安枫墨挑眉,一脸兴味地紧盯着她:“更何况什么?”

    “没什么!”辛瑟瑟又白了他一眼,然后扭头要出去,只是她刚转身,手就被安枫墨给抓住了。

    “你快放手!”手中传来他的体温,辛瑟瑟好像被针扎了一下一般,差点就跳起来。

    安枫墨轻笑了两声:“你何时变得这么害羞了?你画本王出浴图时的胆子去哪里了?”

    辛瑟瑟红着脸啐了他一口道:“少得了便宜还卖乖,我不跟你多说!”

    安枫墨哭笑不得,谁得便宜了?

    不过他倒是没有勉强她,在她的掌心捏了捏就松开了她的手,然后“哗啦”一声从木桶里站起来——

    倒三角的完美比例,结实的胸肌,纹理分明的八块腹肌,性感的人鱼线,还有那让人脸红心跳的“小安枫墨”,修长的大腿……这一切都没有一点遮拦地出现在辛瑟瑟眼前。

    辛瑟瑟差点就喷鼻血了好吗?

    这厮肯定是故意的!

    辛瑟瑟在心里恨恨地想到,一双眼睛却完全不受控制地盯着他的身材,还有些猥琐地吞咽了一口口水。

    “王妃,满意你看到的吗?”安枫墨突然打破沉默道。

    “轰隆”一声!

    辛瑟瑟差点被这句霸道总裁里的经典名言给雷得外焦里嫩嘎嘣!下一刻,她就捂着肚子哈哈大笑了起来。

    安枫墨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本王的话很好笑吗?”

    辛瑟瑟一边擦着眼角的泪花,一边点头:“好笑,很好笑!”

    至于为何好笑,她实在没法跟安枫墨解释,于是安枫墨的脸更黑了!

    安枫墨擦干身子,随意披上中衣,然后长腿朝她迈过来:“那你告诉本王,是哪点好笑了?”

    辛瑟瑟看着他阴沉的俊脸,没出息地缩了缩脖子,身子一步步后退道:“没什么,王爷不要太敏感,我还是先出去了!”

    可她只来得及转身,身子就被安枫墨给拦腰抱了起来,还一把被甩到肩膀上。

    “啊……你快放我下来啦!”她才不要被当麻袋扛着啦!

    安枫墨没理她,扛着她直接走到床边,一把将她扔到那铺着百子前孙的被子上。

    然后居高临下看着她道:“你这小东西,胆子肥了是吧?居然敢嘲笑本王,看本王怎么收拾你!”

    床上铺着厚厚的棉垫,辛瑟瑟被扔下去,倒是一点都没有伤到,不过她听到他这话,却被勾起了戏瘾!

    只见她身子往后一缩,咬着唇,一脸害怕的神色道:“大爷,奴是良家女子,求大爷放过!”

    安枫墨看到她一脸“楚楚可怜”,双眼却写着“快来啊,快来收拾我”的模样,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然后伸手将她的双脚一抓,朝自己拉过来。

    “你这小东西,哪里学来的这些古灵精怪的东西?”说着,安枫墨的嘴唇就覆盖了下去,将她的声音全部含进嘴里。

    辛瑟瑟在心里叹息了一声,这厮忒没情趣了,还以为能够来一场角色扮演呢!

    不过也罢,来日方长,她总能将他调|教成她想要的样子!

    辛瑟瑟心中雄心万丈,脑子却逐渐又成了一团浆糊,她的嘴唇被他叼住,摩挲着,吮亲着,然后又牙关也被撬开了,她的世界一点点被攻略。

    四瓣唇瓣紧密相贴着,两具身体也没有一丝的缝隙,两颗心交汇成同一个频率的心跳。

    砰砰砰,那是她为他而悸动。

    咚咚咚,那是他为她而跳动。

    他的呼吸越来越粗重急促,仿佛不满足一般,他的手从她纤细的腰往上,再往上……

    辛瑟瑟脖子都红透了,整个身子都覆盖上一层诱人的粉,身子软成一滩水,完全无力招架他的热情。

    辛瑟瑟的脑海里又蹦出那些儿童不宜的春|宫图图像,她的身子也跟着热了起来,呼吸也是一样,粗重得让她恨不得将自己埋起来。

    好害羞哦!

    就在辛瑟瑟以为他们很快就要共赴人生大和谐的时候,安枫墨的动作戛然而止。

    安枫墨松开她,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道:“晚了,睡觉吧。”

    辛瑟瑟怔住,眼底露出一片迷茫和不解。

    他这个“睡觉吧”,是指那个那个的意思吗?如果是的话,他直接做就行了,为何还要多此一举说一声呢?

    辛瑟瑟有些不解,可是接下来,更多不解的事情发生了。

    安枫墨松开她后,就起来将灯给熄灭了,只留下一对龙凤花烛在燃烧着。

    辛瑟瑟以为他是不习惯在灯光下做那种事情,她在心里笑他假害羞,可没想到的是,他回来之后,并没有冲动加激动地将她抱进怀里,然后跟她共赴人生大和谐,而是背对着她而睡,再也没有碰她!

    辛瑟瑟眨了眨眼睛,有些后知后觉地想到,他这个“睡觉吧”,莫非真的是睡觉,而不是干那啥事的委婉表示?

    可今晚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啊,难道就这么纯盖棉被不干事吗?

    辛瑟瑟心跟被猫抓了一般。

    倒不是说她很想那个那个啦,只是往日安枫墨表现得那么“饥|渴”,好几次都想要将她“就地正法”,按照常理来说,他今晚肯定会很激动加冲动,怎么这会儿反而冷静了?

    辛瑟瑟很想问他到底什么意思,可这种话叫她怎么问,难道她要问他,喂,你干嘛不上|我吗?

    辛瑟瑟在烦躁中又翻转了个身子,是他不行了,还是他对自己不感兴趣了?

    辛瑟瑟在心里做着各种猜测,不过她很快就否定了第一个猜测,因为刚才两人亲吻时,她明显可以感觉到来自他身上的炙热,还有顶在她肚子上的坚|硬,那个状态,完全是很行的!

    既然很行,那他为何不继续呢?难道真的是对她不感兴趣了?

    不,辛瑟瑟很快又否定了这个答案,因为安枫墨刚才对她着迷的样子,是个瞎子都能感觉地出来。

    既然两者都不是,那到底是为什么?

    辛瑟瑟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完全睡不着啊,于是她又翻了个身子。

    按理说,她这么大的动作,安枫墨肯定会被吵到,可奇怪的是,他背对着她,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始终不曾转过身子来,也不曾问她一声。

    辛瑟瑟的心顿时像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冷水般,慢慢地冷下去。

    昏暗的光线中,辛瑟瑟盯着他有些瘦削的背影,眼睛一眨不眨的。

    他们俩是经过千辛万苦才走到一起的,她不相信安枫墨之前对她所作的一切都是虚情假意,她也不相信他是那种得到了就会不珍惜的男人,她更不相信,安枫墨会突然对她失去了兴趣!

    她身子像蝉蛹一样,朝他蠕动过去,靠着他的后背闭上眼睛,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子做,可是她愿意相信他!

    感觉到她的动作,安枫墨的身子瞬间僵硬,他咬着牙根,用了好大的力气才强迫自己没有转过身子去抱她。

    【作者题外话】:感谢“酥酥饼”的打|赏,么么哒

    手机用户请浏览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snlqw.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