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 >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 正文 第505章 你比母妃重要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 正文 第505章 你比母妃重要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snlqw.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现在老王妃听到放屁两个字,两边的太阳穴就突突地剧烈跳动着。

    她恼羞成怒道:“出去,立即给我滚出——噗——”

    哈哈哈!

    辛瑟瑟内心简直快笑疯了!

    她压住一直忍不住往上翘的嘴角,努力做出一副严肃的模样,可就是因为如此,她的模样看上去才更加奇怪和别扭。

    老王妃看到她这个样子,气得浑身颤抖,一口老血卡在喉咙,差点背过气去!

    赵嬷嬷道:“王妃,你还是回去吧,老王妃有老奴照顾就行了。”

    她有意继续看老王妃出丑,不过她也不好一次性将人逼得太紧,所以这次她没有坚持:“既然母妃不用儿媳值夜,那儿媳这就回去了。”

    老王妃瞪着她,那模样恨不得她立即消失,永远都别出现在她面前才好!

    辛瑟瑟退出去后,老王妃立即让人将之前监督她熬药的丫鬟叫了过来:“你确定王妃没有在药里面动手脚?”

    那丫鬟颤颤兢兢,整个人颤抖得跟筛抖一般:“奴婢两只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王妃,奴婢确……确定王妃没有往药里面加东西。”

    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若王妃真的在老王妃药里加了东西,她这条小命也将不保。

    丫鬟心里一阵阵打鼓,还要做出一副镇定的样子,不敢让老王妃看出她在说谎。

    老王妃盯着眼前的丫鬟,心中又怒又恼:“没用的东西,滚出去!”

    老王妃不敢让除了赵嬷嬷之外的人留在屋子里太久,因为她体内的气体还在翻滚着。

    那丫鬟爬起来,弓着腰退了下去,可当她的脚要迈出门槛时,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放屁声。

    她身子下意识一怔,下一刻,还不等她反应过来,一个茶盅就砸在她的后背上:“滚!”

    那丫鬟顾不得后背的疼痛,赶紧逃之夭夭。

    直到跑出院子,她才气喘呼呼地停了下来,大冬天的晚上,她愣是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那丫鬟走后,赵嬷嬷很快就带着一包药渣回来了:“老王妃,这便是今晚熬药的药渣,明日太医过来,老奴便将它拿给太医检查。”

    “肯定是那个小贱人动的手脚!”要不是她动的手脚,她又怎么会做出那样失仪的事情?

    老王妃憋了一肚子的闷气,无地发泄。

    赵嬷嬷只好宽慰道:“老王妃不要为那种人而气坏了身子,等明天太医检查出来后,再拿她问罪也不迟!”

    老王妃这辈子都没有像今晚这么丢脸过,就是忠心耿耿赵嬷嬷她也不想看到,冷着脸将她打发了出去。

    ……

    看到辛瑟瑟回来,安枫墨很是吃惊:“你怎么回来了?是忘记拿东西吗?”

    辛瑟瑟走过去坐到他的大腿上,头靠在他肩膀上,摇头道:“不是,母妃让我今晚不用值夜。”

    母妃放她回来?

    这是太阳打从西边升起,还是天要下红雨了?

    “这是怎么回事?”安枫墨挑眉问道。

    依据他对他母妃的了解,她绝对不是那种会良心发现的人。

    辛瑟瑟坐直身子,捧着他的脸道:“王爷,你先答应我,无论等会我告诉你什么,你都不准生我的气,好不好?”

    安枫墨剑眉一挑,狐疑睨着她道:“你干了什么坏事?”

    辛瑟瑟有些心虚地摇摇头:“我才没有干坏事,我不管,反正你先答应我啦!”

    她内心多少还是有些不确定,毕竟老王妃再怎么不好,也是生他养他的生母,她今晚却给老王妃下药,还将她气得半死,她不知道他知道后,会不会在意。

    安枫墨看着她,缓缓点了点头:“好,你说吧,无论你做了什么、说了什么,本王都不会生你的气。”

    “王爷,你真是太好了!”辛瑟瑟凑过去,在他脸上大大亲了一口。

    安枫墨嘴角微微扬起:“少给本王灌迷汤,还不快说?”

    “就是我刚才……”辛瑟瑟将她给老王妃下了放屁的药的事情说了出来,说完,一双美眸水汪汪地看着他。

    安枫墨有些哭笑不得,他知道她从来就不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人,他母妃要磋磨她,未必能从她手里讨到好处。

    只是他从来没想过,他居然会给他母妃下那种药!

    他母妃养尊处优这么多年,最要面子,这次在她面前丢了这么大的面子,肯定是要气死了,只是这未必是好事,因为过后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辛瑟瑟看他定定看着自己,黑眸晦暗不明,她心里越发没底了:“王爷,你刚才说过的,你不会生我的气的。”

    她一双水眸水汪汪的,如秋天澄澈的清泉,怯生生看着他,那模样就跟只做了坏事的小奶猫一般,又可怜又可爱,还有点小可恶!

    安枫墨在她鼻子刮了一下道:“本王没有生你的气,只是你这样做太鲁莽了,若是被母妃抓到你把柄……”

    “不会的,母妃她就是让人将整个海棠居翻转过来,也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辛瑟瑟打断他的话,无比得意道。

    安枫墨捏了捏她的小鼻子:“你就对自己这么有信心?”

    她皱了皱鼻子道:“不是我对自己有信心,而是我对长大夫的药有信心。”

    长鸿达给她的药无味无香,融到水里面后,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就是宫里最有本事的太医过来,也不能发现什么。

    “虽然没有留下线索,但以后这种事情也不能再做了,知道吗?”安枫墨叮嘱她道。

    辛瑟瑟噘嘴:“所以,王爷还是生了我的气了,对不对?”

    原来在他心里,老王妃始终比她这个妻子要重要,虽然不该比较,可她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和小委屈。

    安枫墨敲了一下她的额头,沉声道:“胡思乱想什么,你又没有做错,本王为何要生你的气。”

    “那你刚才又说让我以后不要做了。”她摸着额头可怜兮兮道。

    “这种事情可一不可再,母妃的性子,你这些日子也应当有所了解,若是彻底将她惹怒了,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安枫墨解释道。

    他没有让她逆来顺受,她能这样保护自己,他内心反而更加放心。

    只是这种自保和还击,都必须保持在一个范围内,若是过火了,就会物极必反,反而会给她带来麻烦和伤害,而这个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王爷是担心我,而不是心疼母妃,所以才不能让我做,对吗?”辛瑟瑟两只手环着他的脖子,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他。

    安枫墨嘴角微勾,挑眉道:“这很重要吗?”

    她重重点头:“当然重要,这说明,在王爷心里,我比母妃重要!”

    安枫墨嘴角的笑意微敛,一字一顿道:“在本王心里,你从来都比母妃重要。”

    这样的话,被其他人听到,或许会说他大不敬,说他不孝不悌,可他的确是这么想的。

    他母妃虽然生了三子一女,但他两位皇兄早早夭折,皇姐莞宁长公主则远嫁他乡,多年都不曾回来一次,他是唯一留在他母妃身边的人,又是最小的儿子,原本他跟他母妃的关系应该是很好。

    事实却相反。

    十二岁那年,他从麒麟山回来后,他有心亲近他母妃,却次次都热脸贴了冷屁股,而且更让他难以忍受的是,她总是想控制他,甚至想让他下毒毒害他五皇兄,也就是当今的皇帝。

    他对皇帝那个位置不感兴趣,就算是他父皇双手将皇位捧到他面前,他也不动心,因为这一点,让他们两母子的关系彻底决裂。

    记得那天,他母妃狠狠甩了他两个耳光,将他脸都打肿了,那时候她是怎么骂他来着,哦,想起来了,她骂他:“你个小贱种,谁让你拒绝的?!你这是在跟我作对!我当初怎么就没有掐死你!”

    那天,她用恶毒的眼神瞪着他,仿佛他是她的杀父仇人一般,他甚至怀疑,若不是怕他父皇追责,她真的会弄死自己。

    后来,他们母子关系越来越差,直到今天,已经完全不可调和。

    辛瑟瑟看他脸色变幻莫测,眉头慢慢蹙了起来,心里猜到他是因为老王妃而伤神,她不愿意看到他这个样子,因此在他脸上又大大亲了一口。

    “啵”的一声,发出一声响亮的声音,将安枫墨拉回神来。

    辛瑟瑟神情夸奖道:“王爷,听到你这么讲,我好开心哦,在我心里,王爷也是最重要的!”

    安枫墨黑眸锁着她:“此话当真,该不会是你哄本王的吧?”

    “当然当真,比珍珠还要真!王爷难道不相信我吗?”辛瑟瑟黛眉一挑,一副“你敢说不相信我就弄死你”的霸道模样,十分的可爱。

    安枫墨嘴唇又往上扬了起来:“本王不是不信你,只是本王这人,素来只信行动。”

    辛瑟瑟眨了眨长长的眼睫,装作没听懂他的暗示道:“那王爷要我怎么行动?”

    安枫墨抬起如玉般的手指,在自己樱粉般的唇瓣上点了点。

    辛瑟瑟看着他盈润的唇瓣,下意识舔了舔嘴唇道:“既然王爷不相信,那我只好用行动证明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snlqw.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