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 >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 正文 第518章 王爷是暖宝宝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 正文 第518章 王爷是暖宝宝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snlqw.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老王妃犀利的眼眸落在赵嬷嬷身上,看得赵嬷嬷浑身哆嗦得跟筛子一般:“老王妃就是给老奴一百个胆子,老奴也不敢做出这种忘恩负义的事情来!”

    良久,老王妃才幽幽开口道:“嬷嬷起来吧,嬷嬷对我的一片忠心,我自然不会怀疑。”

    不过片刻的时间,赵嬷嬷背后的衣衫就被冷汗给浸湿了。

    她心有余悸站起来道:“这么说来,有可能是王妃瞎猫撞上死耗子,胡乱给她说中了。”

    老王妃脸色沉沉,指甲掐进掌心里:“最近你让人盯着她点,若是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即来告诉我!”

    赵嬷嬷点头如捣蒜:“老奴明白,老王再休息一会吧。”

    老王妃重新躺下,只是她连着被惊醒了两次,哪里还能睡得着?

    更何况她心里一直放不下辛瑟瑟说的那个梦,越想头越痛,好像要炸裂开来一般,到了第二天,老王妃真的病倒了。

    ……

    这边,辛瑟瑟回到听风阁,并没有回她和安枫墨两人的正房,而是去了隔壁的偏房睡,这会儿天色还没有亮,她怕吵醒他。

    偏房里并没有烧地龙,虽然如画给她弄来了几个汤婆子,可躺在冰冷的被褥上,她还是冷得睡不着。

    房门突然“吱呀”的一声被推开,辛瑟瑟试探地喊了一声:“如画,是你吗?”

    没有人回答。

    辛瑟瑟回身,然后就看到安枫墨披着一件白色大氅走了进来,她惊讶道:“王爷,你怎么来了?”

    安枫墨迈着长腿朝她走过来,伸开双臂道:“你不回房睡,本王只好过来了。”

    辛瑟瑟坐起来帮他脱掉大氅和外衫,噘着嘴道:“我这不是怕吵醒你嘛!我一回来王爷就知道了,王爷该不会是整晚都没有睡着吧?”

    安枫墨没有回答,他朝她看了一眼,暗示她睡里面。

    辛瑟瑟翻身滚到里面的位置,等他躺下来后,她再滚过去,一把抱住他瘦劲的腰身,用头蹭了蹭他结实的胸膛道:“还是王爷身子暖和,跟个天然的暖宝宝一样。”

    “暖宝宝?”安枫墨挑眉,长臂一捞,将她紧紧搂住,让两人的身子更加贴近,没有一丝缝隙。

    辛瑟瑟抬头看他,双眼亮晶晶的,带着揶揄的笑意道:“嗯,暖宝宝就是会发热的宝宝。”

    安枫墨:“……”

    辛瑟瑟看着他微微抽搐的嘴角,眉眼笑得弯弯的,好似很开心看到他吃瘪。

    安枫墨如墨的黑眸看着她:“笑话本王,让你很开心?”

    辛瑟瑟睁眼说瞎话,在他胸膛蹭了蹭道:“人家哪有啊,对了,王爷还没有回答我,怎么这么晚了,王爷还没有睡觉?”

    她去给他母妃侍疾,他又怎么能安然睡觉呢?

    只是这话,他没打算跟她说:“本王在想白天发生的事情。”

    白天发生的事情?

    辛瑟瑟怔了一下,莫名想起醉梦轩那刻着她名字的树,心里一阵阵发虚:“王爷是说辛四娘和龚九被抓包的事情吗?”

    “不是,”安枫墨淡淡道,烛光下,黑眸如漆,“本王从来不关心其他女人的事情。”

    不关心其他女人的事情,那就是说只关心她的了。

    这话若是放在平时,她肯定会觉得心里发甜,只是这会儿她却心跳如雷,越发的心虚了。

    “呵呵,夜深了,王爷,我们还是早点休息吧。”辛瑟瑟装作很困的样子,还装模作样地打了个哈欠。

    安枫墨黑眸定定看着她不动,幽幽道:“王妃有没有什么事情瞒着本王?”

    辛瑟瑟心“咚”的一声,好像跳漏了一拍:“没、没有啊,王爷为什么这么问?”

    “如果没有,为何王妃这么一副心虚的模样?”安枫墨不动声色,黑眸依然盯着她。

    辛瑟瑟心里叫苦,强作淡定道:“人家哪有心虚,王爷看错了!”

    “没有吗?”他眸色越发深邃,脸朝她靠近过来,“王妃确定?”

    “确定真的……有。”辛瑟瑟的话在半空生生转了个弯,整个人像打了霜的茄子,蔫了。

    安枫墨挑起她的下颌,幽幽道:“那王妃瞒着本王什么?”

    辛瑟瑟又是心虚,又是气愤:“王爷都知道了,干嘛还明知故问地问我?”

    “如果本王不说,你是不是打算永远瞒着本王?”安枫墨神色依然淡淡,看不出他真实的情绪。

    “不是打算瞒着王爷,是觉得那点小事,没必要说。”辛瑟瑟到了这会儿还嘴硬。

    安枫墨声音听上去比之前冷了几分:“你确定那是小事?”

    他的样子虽然看不出来,可辛瑟瑟知道他这是生气了,抱着他耍赖道:“除了王爷之外的事情,都是小事情,人家又没有说谎,王爷干嘛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她一张小脸白皙迎头,一双眼睛水汪汪,跟盛着一汪清泉一般,眼底闪着狡黠的眸光,看着他的模样,就像只小狐狸一样,吃死自己不会拿她怎么样。

    安枫墨心中又爱又很想揍一顿她的小屁股,凑过去在她花瓣般的唇瓣上咬了一下道:“小家伙,敢情到头来,还是本王的错了?”

    “就是你的错,就是你的错!”辛瑟瑟索性耍赖到底,鼓囊囊的胸|脯在他胸膛上蹭来蹭去,丝毫不管这个样子,有多容易擦枪走火。

    成亲以来,安枫墨只能看不能吃,已经忍得恨辛苦,这会儿她还故意这样,他当真想打她了。

    他扬起手掌,屁股上拍了两下,警告道:“给本王安分一点!”

    他这两掌也不过是虚张声势,打下去一点力气都不舍得用。

    可某人矫情上了瘾,扭着身子嘤嘤道:“你打我,你说过你不会再打我的,呜呜,我好可怜啊……”

    安枫墨:“……”

    安枫墨不知道,就她这个模样,有个词叫做戏精,不管对方陪不配合,戏瘾一上来了,独角戏也能唱得十分欢乐。

    “小白菜呀,地里黄呀,刚出生呀,没了娘呀,成了亲呀,没法过呀,夫君变脸,打屁股呀……”

    辛瑟瑟将小白菜的民歌改一改歌词,然后调不调地乱唱着。

    嘴角狠狠抽搐的安枫墨:“……”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

    “别以为你胡搅蛮缠就能糊弄过去,这事没完。”安枫墨长眸微眯,斜睨着她。

    辛瑟瑟再次蔫了:“那王爷想怎么样?王爷打也打了,骂也骂了,难道还不解气吗?”

    安枫墨有些哭笑不得,他什么时候打她,又什么时候骂她了,这人倒打一耙的本事真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

    他伸手捏了捏她白皙娇嫩的脸蛋:“说,当时为何要瞒着本王?”

    “怕王爷吃醋啊,王爷难道不知道自己是一个大醋桶吗?”辛瑟瑟小脸都被他捏得变形了,瞪着他咬牙切齿的。

    安枫墨脸色黑了一分:“胡说八道,本王什么时候成了醋桶了?”

    “王爷说这话心不慌么?”辛瑟瑟鄙视他,老说她是醋坛子,其实跟他比起来,她这醋坛子还真装不了几两醋!

    安枫墨白皙的脸上升起两抹可疑的粉红,咳嗽一声道:“就因为你自己胡思乱想,所以你就瞒着本王?”

    “什么胡思乱想,喜欢胡思乱想的人明明是王爷。”辛瑟瑟强词夺理道。

    安枫墨挑高剑眉:“既然你怕本王胡思乱想,那就更应该要告诉本王,而不是选择瞒着本王。”

    “我知道错了,我保证,以后什么都告诉王爷,这样可以了吧?”辛瑟瑟突然变身乖宝宝。

    安枫墨有些怀疑地看着她:“要是再敢瞒着本王呢?”

    辛瑟瑟想了一下,小狐狸一样地看着他:“那就由王爷打屁股?”

    安枫墨摇摇头:“不好。”

    辛瑟瑟手指头在他胸膛戳了戳,笑道:“王爷是舍不得吗?”

    安枫墨一本正经道:“不是,本王怕你到时候又要唱那变调的小白菜之歌,本王的鸡皮疙瘩只怕不够掉。”

    辛瑟瑟:“……”

    说话这么毒舌,还能好好当朋友吗?

    “王爷回醉梦轩去看过?”辛瑟瑟问道。

    安枫墨摇摇头:“没有,不过那树本王让人砍掉了。”

    那树本王让人砍掉了。

    砍掉了。

    了。

    就这样,还敢说自己不是醋桶?

    辛瑟瑟差点笑痛了肚子:“王爷,你怎么这么可爱?”

    她真是爱死他这个吃醋的模样。

    安枫墨被她笑得越发不自在了,耳尖在烛光中透着诱人的粉,他低头,咬住她的红唇,终止了她这得意的行为。

    一阵缠绵后,辛瑟瑟趴在他的胸膛上,喘着气问道:“对了,王爷,你知道母妃以前在宫里,跟哪个妃子不应付吗?”

    安枫墨看了她一眼道:“为什么这么问?”

    辛瑟瑟将今晚发生事情跟他说了一遍:“我感觉母妃那样子很奇怪,我很好奇,到底母妃是想起了什么人。”

    安枫墨眉头蹙了蹙:“人彘这酷刑,在宫中是禁止的。”

    他虽然有七年不在宫中生活,但也知道,他母妃并不是一个毫无手段的女人,只是他父皇在世时,对人彘这酷刑厌恶至极,所以这些年来,宫中并没有人敢用这样的手段。

    手机用户请浏览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snlqw.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