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 >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正文 第911章 分离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正文 第911章 分离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snlqw.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

    将孔明灯点亮后,他们看了彼此一眼,然后齐齐松手。

    画着他们画像的孔明灯缓缓飞起来,朝着天空飞去,与此同时,周围有无数孔明灯同时被放上天空。

    夜幕如巨大的黑幕,繁星点点,烟火璀璨,和一盏盏孔明灯汇聚在一起,将整个天际都照亮,美得让人心醉。

    “快看,好多孔明灯”

    “天啊,又是烟火,又是孔明灯,今天是什么节日?”

    “你们快看那两个最大的孔明灯,上面好像有画儿?”

    “你们觉不觉得那孔明灯上的画像很是眼熟?好像是八王爷?”

    “如果那是八王爷,旁边那个岂不是八王妃?难道这些东西都是八王爷为八王妃弄的?”

    “肯定是啰整个天冥国,除了八王爷,还有哪个男人这么疼爱老婆?”

    “好羡慕八王妃啊女人活成她这个样子,就是减寿十年也够本了”

    辛瑟瑟看着漫天星星点点的灯火,心中也是软成了一片,回身仰头看着他道:“谢谢你,王爷。”

    谢谢你来到我的身边,谢谢你如此的爱我。

    她踮起脚尖,吻上他柔|软的唇瓣。

    他一手搂住她的纤腰,一手勾住她的脑袋,俯低下去,加深了这个吻。

    漫天烟火下,月色柔和地洒在两人身上,船板上人影成双,重叠在一起,像极了交颈鸳鸯。

    这一夜,他们仿佛不知疲惫般,仿佛天地间只有他们两个人,相拥缠绕,如同蔓藤,手脚交缠,抵死缠绵,。

    直到天际出现了鱼肚白,两人才相拥着沉沉睡去。

    一时放纵一时爽,第二天醒来,辛瑟瑟浑身酸痛,全身都是淤青,她差点流下悔恨的泪。

    安枫墨亲自给她穿衣服,看到她身上的淤青,这才意识到自己昨晚有多过火:“回去让丫鬟给你上药,本王等会就走,你不用去送了。”

    听到他的话,她鼻头一酸,眼眶有些红道:“一定要今天走吗?”

    看她这个样子,他心里也不好受,摸着她的小脸道:“嗯,不能再拖了。”

    捉麋驼最好的时间是在冬春两季交替之时,从天冥国到南疆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去到那边,他还要做一些准备,时间十分紧迫,他必须马上动身,错过这个最佳捕捉时间,想要再捉住它们就很难了。

    辛瑟瑟也知道没法再阻拦他,压住涌上来的泪意道:“那我去送你。”

    外面雪花飘飞,他原本不想让她去,不过看她泪盈眉睫顾顾可怜的模样,心一软,便点了头。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送到了城门口,安枫墨就不再让她送下去:“回去吧,府里的事情本王都已经安排好了,若是发生什么意外,你只管带人离开,至于母妃那边,你大可不用管她。”

    他与老王妃原本就没有多少母子感情,这些日子来,她彻底耗掉了仅剩那点情分,他之所以没要她的命,不过是不想泯灭人性罢了。

    但想他对她付出再多的感情,那是不能够的。

    辛瑟瑟内心百转千回,眼睛酸得不行,她伸手拉了拉他的大毛氅,微咬唇道:“我在家里等你,你一定要回来。”

    安枫墨一把将她搂住,紧紧的、狠狠的:“好”本王一定活着回来见你

    她回搂住他的腰身,脸埋在他的怀里,真想时间在这一刻停住。

    残默骑着马来到梅影面前,低头看着她道:“等我回来娶你。”

    梅影的脸“轰”的声就红透了,抬头啐了他一口:“我什么时候说要嫁给你了,哪来的自信,就凭你脸大吗?”

    残默咧嘴,露出一口白牙:“你这么泼,除了我还有哪个男人敢娶你?”

    梅影气得脸通红,瞪着他咬牙切齿道:“要你管,我就是老死也不嫁给你”

    残默笑了笑,转身之际,突然俯低下去,在她脸上偷了一个香吻,然后骑着马扬长而去。

    一旁的影卫看得连连起哄,梅影的脸红得就跟煮熟的虾子一般。

    安枫墨终究还是走了。

    辛瑟瑟看着他的背影逐渐远去,渐渐变成一个点,最终消失在视线里,憋了好久的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下来。

    起风了,雪花在冷风中狂舞,刮得人脸生疼。

    如梦白银缎面的大麾披在她身上,又将厚毛护筒塞过去道:“王爷一定能平安回来的,雪越下越大了,王妃该回去了,小心着凉了。”

    “嗯,回去吧。”

    就在京城百姓还在讨论昨晚的烟花和孔明灯时,安枫墨已经出了城,赶往南疆去。

    这次出城,对外的借口是身上的余毒还没有清除干净,要去南疆找解药。

    他将能安排的事情都安排好,元祐帝那边他也不担心,有皇后这个助攻者,相信接下来的日子他没有精力去折腾别人。

    而老王妃那边断了脚,又被囚禁在海棠居里出不来,相信她也出不了幺蛾子。

    辛瑟瑟回到王府,立即让人闭门谢客,只允许采买的下人和影卫进出。

    平时天天见到的人突然走了,她一时间十分不习惯,尤其是夜晚降临后,一人睡在空荡荡的大床上,心好像被挖空了一块,总也填不满。

    每天晚上都眼睁睁熬到天亮才能睡着,不到几天,她便瘦了一大圈。

    樱子和长鸿达的儿子小石头越长越可爱,虎头虎脑的,胖乎乎的,两只胳膊胖得好像白莲藕一般,每次看到他,她总忍不住伸手掐几把,那孩子性子活泼好动,被掐了就挥着小拳头“啊啊”地大叫,好像在抗议。

    安枫墨走后第十天,她收到他第一封信,说他一切都好,就是想她,她抱着信又掉了眼泪,他不知道,她想他想得都快疯了。

    天也越来越冷了,年味也越来越浓,在腊八这天,她收到了他第二封来信,说很遗憾今年不能陪她过年,这一次她没有哭,她将信放在枕头下,每晚入睡前都要拿出来看一遍。

    按照惯例,她要进宫参加宫宴,因为安枫墨不在,她也没有心情去应付其他人,索性装病不去。

    外面的人知道安枫墨又中毒了,原本对她很羡慕的人,或同情或幸灾乐祸,什么风凉话都有,她才不想给他们嘲笑自己的机会。

    </div>

    手机用户请浏览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snlqw.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